甘冈vs巴黎圣日耳曼预测
甘冈vs巴黎圣日耳曼预测 > 連續劇 > 劇情介紹 > 正文

甘冈对圣埃蒂安分析:紅色經典剿匪傳奇大劇《林海雪原 》

甘冈vs巴黎圣日耳曼预测 www.yejnpd.com.cn 2019-01-31 08:55:00 

紅色經典剿匪傳奇大劇《林海雪原 》

紅色經典剿匪傳奇大劇《林海雪原 》 集數:64集 類型:戰爭 /軍旅 /年代 導演: 金姝慧 主演: 李光潔 / 張睿 / 倪大紅 / 劉婧

播出:梅州-1《黃金強檔劇場》元月29日起

劇情介紹 《林海雪原》是金姝麗、金姝妹擔任制片人,金姝慧擔任導演,李光潔、張睿、倪大紅、金星、劉婧、黃覺、孫大川等人主演的紅色剿匪傳奇電視劇。該劇主要講述了1946年冬天,國民黨在東北地區成立了“中央先譴軍”。這對當地百姓的工作、生活都造成了極大的威脅。我軍和當地人民經過激烈交鋒,殲滅全部匪徒,取得了剿匪的全面勝利的故事。 1946年冬天,國民黨在東北地區成立了由偽滿官吏、地主、惡霸、土匪等組成的“中央先譴軍”。這群烏合之眾不斷對我軍進行軍事騷擾,其中匪首許大馬棒、座山雕、馬希山等人分別集結殘股,竄居深山密林之中,長期進行暗殺破壞,手段殘忍無比。東北地區一時間匪患成群,這對當地百姓的工作、生活都造成了極大的威脅,并嚴重破壞了土地改革的成果。為了清除匪患,軍區領導決定改變戰術,組織了一支36人的小分隊。在團參謀長少劍波的帶領下,楊子榮、孫達得、高波等人深入林海雪原,先后奇襲奶頭山、智取威虎山、圍剿大鍋盔,與這些“鯊魚性、麻雀式”的兇殘敵人斗智斗勇、殊死拼搏。經過一次又一次艱苦卓絕的激烈交鋒,匪徒們最終被全部殲滅,小分隊取得了剿匪的全面勝利。

2cf5e0fe9925bc318d828b6054df8db1ca13706f

分集劇情

第1集

1946年,內戰在東北一觸即發。此時,東北民主聯軍牡丹江軍分區獨立二團團參謀長少劍波奉命用火車運送軍用物資進入東北林海雪原,少劍波帶領了一些戰士大都來自山東,初入林海雪原戰士們無不凍得瑟瑟發抖。這時不遠處的山頭上以威虎山匪首座山雕為首的土匪們蠢蠢欲動,看著越來越近的火車他們準備大干一筆。少劍波發現匪情大驚,他指揮帶領眾戰士奮勇反擊,戰斗進行地非常激烈。少劍波分析敵眾我寡土匪還占地利優勢,他不敢戀戰,當機立斷做出丟車保帥的決定,放棄兩節火車箱突出重圍。

第2集

蝴蝶迷把李耀光和鞠梅英的孩子毳毳帶了過來,她哄著毳毳叫自己為娘。毳毳倔強地怒罵蝴蝶迷是壞人。鄭三炮便殘忍地將毳毳高高拋到半空,然后開槍射擊毳毳,毳毳中槍重重地從半空跌落在地頓時血肉模糊。李耀光和鞠梅英眼睜睜看著女兒慘死他們心如刀絞。這幫土匪無惡不作后,打死了李耀光,然后把鞠梅英和其他被抓的婦女一起帶往匪寨。

第3集

冰天雪地里三人坐著馬車艱難趕路,路途顛簸且天寒地凍,黨務專員侯殿坤難受地四處張望,遠遠地他看到一處小木屋,侯殿坤提議到那里歇歇腳。李德林和謝文東附和,他們在小木屋附近下了馬車緩緩走近。此時楊子榮和一個戰士正將鞠梅英安頓在木屋里,戰士警覺地發現了侯殿坤一行人,楊子榮急中生智安排戰士躲避起來,他則借用木屋里的衣物品飾將自己打扮成一個跳大神大幫兵。東北屬來敬畏神靈,他惶恐地連連后退唯恐沖撞大仙,并急切地拉走準備進屋的侯殿坤和謝文東。楊子榮不費一槍一彈終于化險為夷。

第4集

侯殿坤大肆宣講國軍的反共決心,底下的眾匪首一個個面無表情,他們根本對侯殿坤激情洋溢的演說沒有興趣,他們更加緊張和關注接下來的官職授銜任命。侯殿坤終于結束宣講正式開始授銜授委任狀。眾匪首紛紛不服,拍桌子掏手槍地吵的一塌糊涂。鞠梅英深深陷入失去丈夫和女兒的巨大悲慟中無法排解,她昏昏沉沉噩夢不斷。紅孩兒的眼淚和痛哭喚醒鞠梅英的母愛,她終于敢直面失去親人的現實而抱著紅孩兒放聲痛哭,壓抑在她心頭久久無法派遣的痛苦終于如泄閘的洪水噴涌而出。

37d3d539b6003af3ff3879d1322ac65c1138b685

第5集

侯殿坤接著安排稱,他將派馬希山的參謀長關毅忠對各匪寨進行巡視,訓練指導,第一站就定在奶頭山。蝴蝶迷聞言大喜過望,她早就被關毅忠的俊朗迷的昏頭昏腦,當場興奮的手舞足蹈起來。少劍波帶的兵有許多身懷絕技,軍營里他們互不服氣地比試起來。他們中有神槍手、大力士、槍支能手,少劍波悄然地在一旁不動聲色地觀察,他心中暗自有了小分隊隊員的人選。

第6集

護士盧小燕疑惑地告訴白茹,這些天有很多戰士到衛生所檢查身體,她分析他們一定有什么行動。白茹突然意識到什么,她急忙去找母親白院長。白茹見到母親直言不諱地問是不是有戰斗要打響,她堅決要求參加戰斗。白院長看著女兒堅定的目光,她非常為難。作為母親她不愿女兒以身犯險,可作為一個領導她不能阻止戰士的要求。白院長含著淚同意白茹加入小分隊。

35a85edf8db1cb13e9b0fc9fd754564e93584b65

第7集

關毅忠和許大馬棒一起回山寨。經過一個叫小山子的地方時,關毅忠以戰略眼光提出自己的疑慮,他擔心這里地勢容易被伏擊,要求停止行軍派人偵查。結果許大馬棒的大兒子和手下鄭三炮很快和關毅忠發生唇舌之爭。許大馬棒惱羞成怒地鳴槍阻止了他們。少劍波的小分隊正好行至附近,聽到槍聲他很快判斷出槍聲位置。楊子榮帶人前去打探,結果遇到土匪。少劍波一聲令下很快和許大馬棒的人交上火。

20170716103109H6i

37d3d539b6003af366bd1fec3f2ac65c1038b633

第8集

白茹傷心哭泣,她覺得自己很沒用。少劍波越發覺得自己當初不要她進小分隊的決定是正確的,他讓戰士送白茹回軍分區醫院。白茹倔強地不愿回去。蝴蝶迷不顧許大馬棒喪子悲痛反而盡心盡力地照顧受傷的關毅忠。關毅忠得知自己是蝴蝶迷救回來的對她心存感激,但仍不喜歡她獻殷勤的樣子。蝴蝶迷卻一廂情愿地陪在關毅忠病床邊,無微不至地照顧他。

20170716103112aChy

第9集

關毅忠捂著傷口正辭嚴地告訴許大馬棒,不得擅自行動魯莽行事,這會破壞他們年關總的剿滅共軍的大計。許大馬棒的三個兒子更是不服關毅忠,拔出槍指向關毅忠。關毅忠手下數名國軍護衛也端槍對準土匪們,場面劍拔弩張,一觸即發。許大馬棒沉思片刻下令收兵。關毅忠終于松了口氣。

第10集

馮老六跑到門口墻垛上看到屋外來來往往的小分隊隊員,頓時嚇得屁滾尿流。他急忙把狗腿子二德子叫來,商量著送車糧食討好拉攏小分隊。馮老六和二德子趕著驢車來到小分隊,他討好地要把糧食捐給小分隊。少劍波起初不愿接受,楊子榮一個眼神兩人頓時心領神會,他們愉快地接受了馮老六的捐贈,說要送給窮苦百姓。馮老六啞口無言。

第11集

白茹要求大家晚上脫鞋接受檢查雙腳,少劍波只好下令配合。結果發現好幾個戰士都有凍傷,連少劍波的腳也凍傷了。白茹積極為大家敷凍傷藥,但很快便發現藥品短缺。突然想起李勇奇母親教她東北的一個民間土方,是用烤熟的山楂敷凍傷。白茹高興地烤山楂,少劍波在一旁幫忙。欒平夜潛神河廟,試探定河道人先遣圖去向,并稱許大馬棒確實安排自己和胡彪下山找大馬棒和先遣圖。老道對欒平的話將信將疑。當晚水鏡、水安與欒平吃飯,欒平乘其不備悄悄在水鏡飯碗里下了泄藥。趁水鏡腹痛三急之事盜取先遣圖。欒平重新換了鞋子然后起身離開,慌亂中他沒有注意換下的鞋子掉落了一只。

第12集

關毅忠集合兵力訓練,眾土匪根本不聽關毅忠的指揮。鄭三炮不時辱罵挑釁,關毅忠嚴厲地強調軍威軍紀,他舉起左手突然開槍打斷左手一節小指,面不改色地警示眾匪,練兵中如果誰再恣意尋事形同此斷指絕不輕饒,眾土匪無不駭然。很快貧民協會掛牌成立,少劍波在圍觀村民中看到無惡不作的二德子,提醒李勇奇一定要防止地主馮老六從中搞破壞。

timg (7)

第13集

楊子榮一路和欒平寒暄提議要和他結伴而行,欒平怕引起懷疑只得答應。半夜欒平試探楊子榮熟睡后悄悄起身,楊子榮悄悄跟蹤發現他進了不遠處一個山洞。馮老六把二德子探到的關于夾皮溝共軍消息告訴了定河道人,老道次日便借口要給小道士水安奶奶看病下山打探夾皮溝虛實。水安帶著老道和水鏡一起進了夾皮溝,少劍波等人沒有生疑。千面佛借口沒有來過村子要四處轉轉,等走到無人處他便給水鏡下令讓他務必殺了少劍波。

timg (2)

第14集

欒平一大早便挑著擔子離開,孫達得悄悄跟在他后面。欒平悄悄進了一個山洞,突然看到楊子榮躺在洞里,此時的楊子榮卸掉老客裝束,沒想到欒平卻突然稱呼楊子榮為胡彪。他一時不明白,只能把欒平押回夾皮溝審問。村民的小火車車頭修復完成開動起來。村民們雀躍不已。許福和鄭三炮等人始終對關毅忠心懷不滿,他們商量著舉行一次軍事演習,乘機干掉關毅忠。劍波和楊子榮對欒平進行突審,狡猾的欒平什么也不肯說。只好暫時把他收押起來。

第15集

關毅忠在奶頭山議事會上提出分兵守山計劃,激起許家三兄弟和鄭三炮的反感,許大馬棒憤怒地呵斥住他們,命令他們必須聽命于關毅忠。馮老六老兩口擔心土改隊拿他們家開刀。地主婆靈光一現,突然想出辦法,讓兒媳候桂芝勾引里面的工作人員,確保自己家相安無事。馮老六一大早就到貧民協會,剛好于登科回到辦公室憤怒地把手里的菜團子摔在地上,馮老六躲在一旁觀察到于登科的表現,他湊上前告訴他自己這次來就是邀請他到家里去坐坐,自己那里愿意為他提供好吃好喝。于登科沉默了,馮老六察言觀色地悄然離開。

第16集

楊子榮和鞠梅英說話時他們突然聽到屋外響起槍聲,原來水鏡不認識鞠梅英,于是他把農協的兩名女隊員都殺了。水鏡很快逃走。少劍波等人最后分析刺殺者針對的目標應該是鞠梅英,憂心忡忡。劉勛蒼等幾個隊員守在欒平用來聯絡的山洞,幾天后終于等到聯絡消息的奶頭山聯絡員刁占一。刁占一謊稱自己是老二團偵查員,這讓出自老二團的劉勛蒼哭笑不得,他二話不說地把刁占一帶回夾皮溝。

timg (6)

第17集

少劍波和楊子榮將欒平和刁占一各自關押起來。楊子榮和少劍波商量,欒平一直攻克不下來,他建議把他之前所謂的姐姐姐夫找來當面對質,爭取突破他的心里防線。二德子把胡彪帶到貧協會附近,他告訴胡彪,他要找的大馬棒就在里面,胡彪心里有了打算。

第18集

刁占一已被殺害。少劍波和楊子榮押著欒平準備到審訊室繼續審訊欒平時,欒平把自己和胡彪這次下山的任務和盤托出。并欒平答應了給他們帶路去奶頭山。少劍波接著緊急開會商量攻打奶頭山,除了楊子榮大家紛紛舉手通過。小分隊攻打奶頭山就此決定下來。少劍波帶著小分隊逼著欒平帶路往奶頭山走來。他們越走道路越發崎嶇難行,少劍波懷疑欒平故意帶錯路。于是少劍波命令欒超家和長腿兩人先押著欒平探路,小分隊原地等候。

u=1873995373,2436811775&fm=173&s=B7A061A1085228D62C5041270300F0C2&w=590&h=389&img

第19集

關毅忠從望遠鏡里遠遠看到少劍波帶著小分隊靠近奶頭山,急忙下令只守不攻,誰也不許開槍,鄭三炮憤然,不愿聽從關毅忠命令,他率先打響第一槍。少劍波被驚動,急忙安排大家分散隱蔽。關毅忠等人占據地利優勢,小分隊漸漸力不從心。楊子榮見狀當即建議少劍波撤離,不要做無謂的犧牲。少劍波不肯就這么放棄,他仍然下令抵抗。少劍波發現指揮土匪們進攻的竟然是國軍指揮官。少劍波眼看土匪們步步逼近,他終于下令撤離。眾土匪要追趕關毅忠攔住大家。關毅忠擔心追趕下去陷入小分隊圍攻,下了山他們就失去地利優勢。

第20集

白茹幫常寶處理腿上的傷口,常寶仍然一言不發。高波不禁懷疑常寶是不是啞巴。丁疤瘌眼和另外兩個土匪一起進了蘑菇老人木屋。逼迫老人給他們弄吃弄喝和為自己捶腿消乏。就在老人忍氣吞聲為丁疤瘌眼捶腿時,丁疤瘌眼突然發現老人家里屋頂的一個紅包。紅布里包裹的竟然是一支上好的野山參。丁疤瘌眼兇相畢露地奪過紅布包揚長而去,老人見他搶走自己的命根子便強撐著身子端起槍差點打中跑出不遠的丁疤瘌眼。

u=101710485,2421451921&fm=173&s=7DFB13D7C6631CB436BDB0AD0300F009&w=640&h=399&img

第21集

蘑菇老人詳細地描述了奶頭山的地形,李鴻義不動聲色地在一旁根據老人的描述用雪堆出模型,老人發現這模型和自己見過的奶頭山地形地貌一模一樣。少劍波欣喜萬分。許福和許祿領命探查小分隊駐扎情況,他們乘夜悄悄接近小分隊營地。高波站崗,這時常寶背著槍走過來,她要和高波一起站崗。高波勸說她不要干擾自己站崗,完全沒有注意到幾個土匪已經在他身后接近了他。等高波反應過來為時已晚,土匪們鉗制住他和常寶。

第22集

蘑菇老人自告奮勇想去給他們帶路。少劍波謝絕老人厚意,把看押欒平的重任交給了他,其他人大張旗鼓地回夾皮溝。長腿帶著兩個隊員埋伏在鷹嘴崖附近,很快他們看到丁疤瘌眼帶著兩個土匪往山下走,趕緊跟蹤丁疤瘌眼而去。少劍波和鞠梅英在夾皮溝重逢,鞠梅英建議監控馮老六。李勇奇也忍不住地把他和于登科之間發生的爭吵和盤托出。于登科把小分隊重新回到夾皮溝消息告訴了馮老六,說小分隊似乎在這里安營扎寨,就聚在鋸木廠。

u=705509602,1177485282&fm=26&gp=0

第23集

蝴蝶迷看許大馬棒攆走足智多謀的關毅忠,蝴蝶迷越發鄙夷他。次日許大馬棒假模假樣地挽留關毅忠,關毅忠卻去意已決。蝴蝶迷當即表態送些禮物和盤纏給關毅忠,她和鄭三炮親自送他下山。關毅忠沒有推辭。關毅忠的離開讓奶頭山所有土匪都覺得清凈自由許多。負責監視奶頭山的長腿突然看到關毅忠和蝴蝶迷一行人下山,決定跟蹤后向少劍波匯報。

第24集

欒超家險象環生九死一生,最后終于艱難地爬上鷹嘴崖對面山崖。眾戰士如同天降神兵一般,大家最后齊聚奶頭山不禁激動萬分。楊子榮帶人在附近接應,少劍波的人靠近奶頭山山洞門口,在土匪們猝不及防時打響了戰斗。許大馬棒從睡夢中驚醒趕緊爬起身加入戰斗。

第25集

欒平被關在蘑菇老人的地窖里,他恩威并施妄圖說服老人放了自己,老人卻并不上當?;蛔魴〕1垂荑鍥絞?,他詭計多端地又哄又騙地讓常寶給自己打開了地窖門。等常寶久等他不回時她才發現欒平逃走。蘑菇老人走出來胸有成竹地稱,欒平走不遠,他會在前面等著他們。小分隊從奶頭山凱旋歸來,夾皮溝老百姓聽聞奶頭山被滅頓時歡天喜地,他們激動地熱淚盈眶。鞠梅英感慨萬千時突然看到仇人許大馬棒被生擒回來。

u=3296996944,2005973849&fm=173&s=F7965C890E0258D49611918A0300A091&w=500&h=370&img

第26集

牡丹江軍分區派郭部長帶來了上級的嘉獎令。上級對小分隊剿滅奶頭山匪眾給予集體二等功,欒超家因為立奇功被授予個人一等功。馮老六將奶頭山被剿滅的消息告訴了定河道人,定河道人大驚,他始終難以置信二十幾人的小分隊竟然能剿滅數十倍的匪眾。千面佛唏噓感慨后給侯殿坤發了急電。侯殿坤和關毅忠得知此事無不瞠目結舌。

第27集

一撮毛離開神河廟后直奔梨樹溝,見到欒平三舅自稱自己和欒平是結拜兄弟。欒平三舅他迎進屋,好酒好菜款待了他。一撮毛旁敲側擊地打聽欒平的下落還有聯絡圖的事,欒平三舅一無所知,幾碗酒下肚,欒平三舅便不勝酒力睡了過去。一撮毛起身離開。一撮毛走到院里突然發現院里有個地窖,他好奇地走進去在地窖里發現了欒平老婆。欒平老婆認出他甚是戒備,一撮毛嬉皮笑臉地向她打聽聯絡圖的事,欒平老婆謊稱不知。

第28集

馮老六一家住進了分配給他們的一處柴房。半夜于登科悄悄潛入柴房去找馮老六,他無意間在院子里的雪堆下發現了一只人手,嚇得驚慌失措。馮老六出來惡狠狠地威脅于登科,一定要幫他把馮家大院要回來。正在巡邏的李勇奇和一個民兵聽到馮老六和于登科的談話。待他們走后,李勇奇悄悄扒開雪堆看到了死去的二德子,他急忙離開準備回去和鞠梅英匯報。

u=2936159424,3777961296&fm=175&s=ED9B23D742B3DFE918BC74360300F040&w=640&h=431&img

第29集

座山雕收到侯殿坤的信,信中告訴他奶頭山被滅,眾匪大驚失色。侯殿坤還約定讓座山雕帶威虎山匪眾待命,等小分隊離開夾皮溝后血洗夾皮溝。座山雕看完信眉頭緊蹙,他實在不能理解就小分隊的兵力竟然能滅了奶頭山。欒平老婆終于醒來,看你到白茹她們對自己的細心照顧,相信她們是好人,把自己身份告訴她。白茹大喜。

第30集

田副司令和少劍波探討聯絡圖上針對先遣軍的辦法,少劍波建議將計就計從長計議。此時威虎山座山雕也心事重重,侯殿坤讓他們待命等小分隊撤離后血洗夾皮溝,他們懷疑聯絡圖早就落到大鍋盔那些人手中,覺得侯殿坤那些人可能別有目的。向來多疑的座山雕不放心,他派二當家帶人下山到牡丹江打探消息。少劍波把自己在集市上遇到鄭三炮的消息報告給田副司令,他懷疑蝴蝶迷和鄭三炮極有可能是來營救許大馬棒的。很快蔣參謀接到上級命令,加派兩個班的兵力加大對牡丹江監獄的看守力量。當晚蔣參謀去了聯絡點四海旅館。

第31集

土匪都是亡命之徒,為救許大馬棒,不排除有劫獄的可能。與其坐等土匪上門劫獄,不如引蛇出洞,田副司令決議,明日即張貼布告,公開處決許大馬棒。同時,也要加強對城中各處的排查,敵人動手前肯定活動頻繁,說不定會有新的發現。處決許大馬棒的決定已是全城皆知,蔣參謀覺得時機已經成熟,電報千面佛,即刻實施全城出動的計劃,對于蝴蝶迷提出的提供彈藥的要求,也予提供全面支持??悸塹繳俳2ǘ緣叵灤卸蛐硪延脅煬?,蔣參謀吩咐手下,此次行動動作一定要快,絕不給敵人任何準備的機會。

第32集

收到田副司令的電報指示,少劍波派村民們去三清殿假意請愿,制造小分隊已經出發的假象,實則全體人員坐守夾皮溝迎戰座山雕。馮老六叫來兒子飛龍幫自己搶回大院,馮老太發現共軍早有埋伏,趕忙出來報信,不料卻踩了暗雷。見母親被當場炸死,飛龍瘋了似的便帶人壓了上去。見馮家大院傳來動靜,小分隊即刻派人支援,鞠梅英發現馮老六行動異常,一路悄悄跟在后面,此時躲避不及,卻落在了飛龍手里。飛龍將鞠梅英押去見了座山雕,得知小分隊并未離開夾皮溝,而是駐扎在鋸木廠一帶,座山雕讓鞠梅英帶路,前去襲擊小分隊。鞠梅英爽快地答應,早在來之前,她便已將群眾轉移到西山的山洞之中,少劍波也安排李勇奇帶著民兵同志在沿途設好了埋伏。

第33集

鞠梅英一步步將土匪帶入李勇奇他們的埋伏圈,多疑的座山雕卻不再往前,他命令飛龍打頭陣。待他們走進埋伏圈,鞠梅英突然大喊李勇奇名字讓他拉動地雷。李勇奇怕傷著鞠梅英他痛苦糾結做不出決定。鞠梅英大急,再次拼命呼喊,李勇奇忍著悲慟拉動了地雷的弦。爆炸發生土匪被炸的人仰馬翻。

第34集

蝴蝶迷和鄭三炮投奔到大鍋盔,如今奶頭山被滅他們二人如喪家之犬也沒有大的利用價值,侯殿坤對他們態度也不是很好。鄭三炮頓時惱怒地大嚷他不會聽從其他人的命令,只需要幫蝴蝶迷看好傷,他們馬上離開。田副司令此次特意來小分隊就是為了安慰失去親人的少劍波,同時鼓舞他們剿滅威虎山的士氣。少劍波內心非常感動,他漸漸從鞠梅英犧牲的痛苦中走出來開始考慮對威虎山的作戰計劃。

第35集

少劍波和楊子榮合計了一下決定故意放走傻大個,然后順著他的大腳印直接跟進威虎山。次日晨一身胡彪打扮的楊子榮走出房門便看到小分隊隊員們面色沉重地整齊站在門口給他送行。少劍波鄭重地囑托楊子榮一定要回來,最后眾戰友敬禮送別楊子榮。楊子榮一路前行,他帶著獻給座山雕的見面禮,一匹青鬃馬一把上好寶刀,沿途他仔細在樹上做好特殊記號。

第36集

座山雕觀察許久突然用黑話試探楊子榮,楊子榮臨危不懼對答如流。座山雕走下寶座來到楊子榮面前,然后氣勢逼人地近距離直視楊子榮目光,楊子榮毫不回避和他對視。半晌后座山雕突然撤身回到寶座,楊子榮難以察覺地松了口氣,接著他獻上帶來的青鬃馬和寶刀。座山雕突然開口送他一筆厚禮后送他離開。楊子榮頓時明白這兩件寶物不足于讓座山雕留下自己。楊子榮拿出最后一個殺手锏,他掏出聯絡圖。眾匪無不大驚。

第37集

楊子榮的一切的表現讓醉花有些刮目相看,他向座山雕建議晚上的酒宴上以打聽奶頭山的事試探楊子榮。晚上,座山雕高高地獨自坐了一桌,其他匪首坐在一起喝酒吃肉,他們向楊子榮打聽蝴蝶迷的緋聞。楊子榮料想會有這種情況發生,所以在看押劉維山時天天和他閑聊打聽。劉維山因為無聊也非常樂意和楊子榮聊天,他把從把兄弟欒平那里聽說的奶頭山的事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告訴了楊子榮。

第38集

水安幫欒超家傳情報給廟外的小分隊隊員,隊員們趕緊向少劍波匯報。少劍波看到情報大喜,他告訴隊員們定河道人不簡單,廟里還有電臺,他要大家要提高警惕。醉花乘機向座山雕提議,不管楊子榮是真是假為保險起見最好殺了他。座山雕覺得殺了楊子榮不好對外講,醉花鄭重站起來悲壯地稱,自己愿意承擔這個罪名,只要能確保座山雕的安危。

第39集

田副司令叫來負責情報工作的齊部長,命令他按照聯絡圖上的名單逐個抓獲敵特分子。齊部長匯報稱現在可以斷定這個定河道人就是敵特分子。齊部長回到辦公室時看到蔣參謀鬼鬼祟祟地在辦公室門口偷窺,齊部長裝出沒有生疑的樣子。緊接著他悄悄跟蹤了蔣參謀,看到他往住處走去,很快齊部長安排監測電臺信號的車輛監測到蔣參謀住處發出來的電報信號。

第40集

第三局比試拳腳,對手是對楊子榮充滿敵意的飛龍。飛龍的惡毒楊子榮折了他一條手臂警示他。楊子榮順利過了三關,他欲擒故縱地表示,既然威虎山如此對待自己他就此告辭。座山雕當即宣布封他為威虎山老九。楊子榮裝出為難地樣子接受,座山雕為表誠意當即下令讓楊子榮當這周執行官可以巡視威虎山,這可是一種榮譽和信任。隨后威虎山舉行典鞭儀式正式接納楊子榮為異姓兄弟。

第41集

座山雕命令醉花安排人盯著楊子榮,另外抓緊時間派人去大鍋盔把蝴蝶迷和鄭三炮接過來。晚上楊子榮警覺地聽到窗外動靜,他悄悄觀察看到了屋外監視自己的小鎖子。齊部長及時截獲了定河道人的電報向田副司令匯報,他提議馬上抓獲冰坨。田副司令建議再次審訊欒平,審出畫圖的人搞清楚圖上不清楚的點是什么意思。

第42集

楊子榮警告了飛龍,然后讓老常兩口子離開。楊子榮回到房間,卻見到常寶媽竟然懸梁。他們趕緊救下她,常寶媽生無所戀哭的淚如雨下,她哭著說只是放不下女兒。楊子榮看他們絕望的樣子就把自己的真實身份坦白,讓他們看到希望有了活下去的勇氣。老常夫婦震驚不已,楊子榮對他們的信任又讓他們非常感動。

第43集

醉花再次談到試探楊子榮是否是共軍的事。足智多謀的三當家提出共軍最忌諱男女之事,不如就給楊子榮找個女人試探試探。醉花頓時拍手稱是,他馬上去實施。醉花決定將匪寨里剛剛找來的一幫妓女中一個叫二姑娘的花魁派給楊子榮。楊子榮向老常打聽二姑娘的底細,老常告訴他這個女人過去偽滿時期就是妓女,一直視財如命。楊子榮心中頓時了然。

第44集

少劍波安排孫達德去取楊子榮的情報。他憂心忡忡地感嘆,離臘月二十七只有六天時間,孫達德必須在六天內往返六百里地,山高路遠加之路途多豺狼虎豹,困難可想而知,他無不替孫達德擔心。孫達德臨危受命當即表示一定竭盡全力完成任務。欒超家跟蹤三姑娘進了一個村子,警覺的三姑娘感覺身后有人跟蹤。結果被三姑娘發現。三姑娘和特工一起動手刺傷欒超家,欒超家以一敵二,特工被殺,三姑娘乘機逃走。

第45集

劉大麻子直接質問定河道人,一撮毛劉維山去了哪里。定河道人也很吃驚,他懷疑劉維山被共軍抓了。就在劉麻子準備離開時,定河道人突然叫住他們,他提議他們去炸了二河溝上的鐵路橋。劉大麻子見他言辭鑿鑿馬上帶著眾土匪前往。劉麻子帶著眾土匪在鐵路橋靜等小火車過來,土匪們已經在橋上埋設了地雷。此時欒平在火車里探頭探腦,高波交代負責看押他的戰士,田副司令交代過一旦欒平想逃脫馬上擊斃。

第46集

劉大麻子把下山打探到的消息匯報給座山雕,他估計一撮毛劉維山極有可能被共軍抓了。座山雕心中戚戚,他命令劉麻子一會兒把楊子榮叫到威虎廳,然后當著他的面把炸火車殺共軍的事講一遍。高波的犧牲讓少劍波心如刀割,他悲痛欲絕不吃不喝。白茹看在眼里痛在心頭,她主動向少劍波提出今后自己要做他工作中的警衛員,生活中的首長。她命令少劍波去吃飯換衣打起精神。

第47集

醉花走進一個山洞,左顧右盼發現無人跟蹤后他走進山洞一個暗門,尾隨跟蹤他的老常也悄悄跟了進去。醉花走到山洞盡頭來到一個木箱子前,然后把身上的細軟財寶藏進箱子里疾步離開。楊子榮拉住老常躲在暗處,他們看到醉花圍著一塊大石徘徊,仿佛在找什么機關。醉花離開后楊子榮告訴老常暫時按兵不動,還得再看看布防。楊子榮問老常往年座山雕生日做頭的是誰,老常告訴他每年都是醉花。楊子榮若有所思地稱,這一次自己要爭取到做頭。

第48集

急于立功的小鎖子大白天潛入楊子榮房間東翻西找,終于找到楊子榮藏在煙葉后的布防圖。就在他準備離開時,楊子榮撲過去按住了他。楊子榮干掉了矬子小鎖子。楊子榮往山上趕去,老常則背著小鎖子尸體到后山處理。楊子榮一路趕過去,只看到一大幫共軍往山上沖過來,楊子榮大驚。他突然想到來之前和少劍波的談話,少劍波曾說無論發生什么,他絕不會在三十晚上之前動手,楊子榮頓時明白這又是座山雕試探自己的伎倆。

第49集

此刻孫達德孫達得在密林雪原上艱難前行,寒風凜冽齊腰大雪,孫達得依靠強大的意志力一刻不停地往前行。少劍波此時眼看中午已過,他心急如焚。屋外微弱的燈光下,少劍波看到地上一人艱難地爬行,定睛一看竟然是望眼欲穿的孫達得。孫達得艱難地掏出情報遞給少劍波,少劍波看到布防圖激動地大聲感慨,楊子榮和孫達得都是英雄!座山雕房間里,醉花又背后嘮叨楊子榮壞話。座山雕有些惱怒地稱,不用再試。醉花訕訕無話可說,只好讓座山雕一起去看看楊子榮準備的驚喜。

第50集

楊子榮忙前忙后地指揮布置威虎廳,誰知座山雕卻陰沉著臉甚是不悅,他十分忌諱紅字,楊子榮馬上將滿堂紅改成滿堂亮,座山雕這才轉憂為喜。楊子榮送上常寶媽精心制作好的大帥服送給座山雕。這衣服送到了一直存野心想當東北王的座山雕的心坎上,座山雕大喜過望。眾匪首紛紛建議就讓楊子榮當上司宴官,座山雕這時一言不發地將楊子榮叫到一旁,隨即楊子榮胸前掛著綬帶出來。座山雕宣布,楊子榮就任司宴官,晚上整個威虎山包括自己都服從他的調遣。

第51集

楊子榮故作鎮定地走進去,欒平看到楊子榮如見鬼魅,嚇的頓時語無倫次。楊子榮故意裝出質問欒平的樣子,故意把之前上山編的謊話重復一遍。欒平終于得到說話機會時,拼命嚷出:他不是胡彪,三爺你中了共軍的奸計了!楊子榮臨危不懼,座山雕頓時失去判斷。最終座山雕默認相信了楊子榮,欒平心中惴惴不安起來。座山雕把欒平交給了楊子榮處理。

第52集

楊子榮非常有心地安排老常依計行事。小分隊一步步靠近威虎廳,而威虎廳里此時歡聲笑語熱鬧非凡,根本沒有人注意到外面發生的情況。就在座山雕滿意地享受這風光熱鬧場面時,突然聽到槍響,所有土匪都愣住了。此時少劍波已經帶著小分隊闖進威虎廳,劉麻子一聲驚呼難以置信楊子榮竟然真的是共軍。小分隊端著機槍一頓掃射,眾土匪慌忙應戰片刻傷亡一片。

第53集

白茹主動請命護送受傷戰士到牡丹江,少劍波派了五個戰士全程護送。這時欒超家和孫達得趕到催促少劍波查看情報,少劍波看了情報大驚。定河道人竟然在情報里下令正月初四發動年終暴動。醉花帶著幾個殘匪巡查時突然看到白茹,便讓土匪們襲擊了白茹等人。其他同志全部犧牲白茹被生擒。待白茹認出醉花時后悔不迭,醉花卻突然想到白茹在手他便有了籌碼。

第54集

鄭三炮和蝴蝶迷死皮賴臉地留在大鍋盔,他們心里越來越憋屈。鄭三炮整日打牌混天度日,蝴蝶迷忍不住和他大吵。鄭三炮惱怒之下拂袖而去離開了大鍋盔。小分隊憂心忡忡地稱,徐久彪不久可能要對夾皮溝動手。他們商量對付徐久彪的計劃,少劍波看到楊子榮扔在一旁的胡彪的皮衣感嘆,也許這衣服還用的上。少劍波說完看向楊子榮,兩人有了默契心照不宣。楊子榮帶著徐久彪進入夾皮溝。少劍波突然下令開火,頓時在徐久彪匪眾來不及反應時被擊斃。徐久彪也在少劍波和楊子榮的默契配合下被一槍爆頭。小分隊取得剿滅徐久彪匪眾的勝利。

第55集

定河道人得知座山雕和徐久彪的慘敗后感到大勢已去,他命令水鏡焚燒所有文件,然后讓水鏡自尋逃命。少劍波等人在密室里發現定河道人,揭穿他假道人真特工的真實面目。定河道人終于垂下他罪惡的頭顱。剿匪任務暫告一個段落,此時白茹被醉花、二桿子和一個土匪三人押解著往前走。連日的趕路讓醉花苦不堪言。白茹乘此機會悄悄割斷繩索拔腿就跑,三土匪發現拼命追趕。醉花三人一直追白茹到懸崖邊,白茹無路可退。

第56集

白茹從懸崖下死里逃生出來,她艱難地在路上躑躅前行。突然她看到不遠處夾皮溝拉木材的小火車,她激動地想迎上去,結果被人捂住嘴拖走少劍波無力地嘆息,面對生死戰友兄弟,他傾訴了自己的心思。楊子榮知道失去白茹少劍波心如刀割。鄭三炮把自己的身份告訴白茹,白茹驕傲地說出自己身份并勸鄭三炮投降。鄭三炮惱羞成怒,一向好色的他頓時對白茹動了色心。

第57集

鄭三炮回到大鍋盔,蝴蝶迷把賭氣出走的鄭三炮一頓責罵,然后帶著醉花一起離開。醉花原以為她要把自己帶去見侯殿坤,卻不曾想她把他和二桿子帶進一個山洞。蝴蝶迷和鄭三炮把白茹帶到一間囚室,他們把白茹綁在刑柱上。她把對共黨的怨恨之氣統統撒到白茹身上,揚起鞭子狠狠抽打了白茹。這時一旁國民黨的士兵姜青山回到軍營卻心事重重魂不守舍,關毅忠發現他的異常。

第58集

關毅忠想從白茹口中打探小分隊的情況,白茹守口如瓶。關毅忠沒有辦法,只得把她轉移到新的牢房,并給姜青山下令任何人不得接近。關毅忠隨即把白茹的事向侯殿坤做了匯報。侯殿坤得知白茹意志堅定審不出有價值情報便覺得干脆殺了她。關毅忠提出異議,他稱雖然審不出什么,但白茹在他們手中終歸讓少劍波有所忌憚,不然他會肆無忌憚地發起對大鍋盔的進攻。侯殿坤覺得他言之有理。

第59集

謝文東、李德林和馬希山因為各自利益吵的不可開交,侯殿坤鐵青著臉一言不發。侯殿坤把關毅忠叫出去,他希望關毅忠到時候能在兩天內帶兵拿下小分隊,關毅忠信心百倍地稱不需要兩天,只需要兩小時。小分隊駐扎在王茂屯。晚上少劍波找楊子榮分析戰況,他說因為大鍋盔過去是日本人731部隊所在,保密工作做的相當好,幾乎沒有人了解大鍋盔的情況。所以他希望楊子榮能偵查到大鍋盔更多的信息

第60集

大鍋盔舉行宴會,慶祝馬希山就任副司令,關毅忠就任參謀長并統領全軍。醉花嚷著強行闖入宴會,看到蝴蝶迷他怒氣沖天要和她拼命。兩人在宴會大廳鬧得不可開交,醉花原以為馬希山還指望自己打聽小分隊的情況,沒想到馬希山直言他誰也不需要。醉花頓時明白自己處境是人嫌狗不待見。于登科和鄭三炮悄悄潛入王茂屯小分隊屋子外,少劍波正關了房間燈準備休息,于登科悄悄溜到門口朝少劍波打了黑槍,少劍波中槍倒地,于登科和鄭三炮急忙逃離。

第61集

蝴蝶迷突然到侯殿坤辦公室,她妖艷嫵媚地色誘侯殿坤。侯殿坤無情地拒絕了她的色誘,并警告她白茹是自己手里的王牌,她不得動白茹。蝴蝶迷灰溜溜地離開。楊子榮帶著劉勛倉等人潛伏到大鍋盔炮陣附近,毀壞了大炮小炮,大鍋盔這里堅不了摧的屏障被徹底打破。醉花已經有些不清,他瘋瘋癲癲。蝴蝶迷找到他在他面前煽風點火,誘導他去殺了白茹。神智迷糊的醉花接過蝴蝶迷遞過來的匕首。白茹被醉花一路追趕到后山坡懸崖邊,醉花看她無路可逃得意地大笑。白茹見醉花拿刀撲過來她一把抓住他的衣服兩人從懸崖上摔了下去。

第62集

蝴蝶迷想用身子色誘馬希山,讓他答應分兵力和物資給自己。到時候他們重立山頭,鄭三炮做大當家,自己做壓寨夫人。鄭三炮知道她心意已決只好答應了。馬希山接到蝴蝶迷邀請欣然赴約。蝴蝶迷卻推開他要他答應自己的條件,馬希山通通都答應了。次日,關毅忠突然沖進侯殿坤會議室,他憤怒地摔了茶杯告訴侯殿坤,馬希山把大鍋盔所有兵力帶走逃跑,現在的大鍋盔成了只剩下老弱殘兵的空殼。蝴蝶迷和鄭三炮推門進來,驚聞馬希山逃走蝴蝶迷陷入絕望。

第63集

少劍波將侯殿坤寫的信交給田副司令,侯殿坤果然在信中以細菌彈威脅小分隊,他還惡毒的表示將把白茹和細菌彈關在一起。他提出條件要求共軍退出防區外。田副司令義憤填膺,他心疼女兒,可又不能因為兒女情長貽誤戰機。他痛心地下令,晚上必須對大鍋盔展開炮轟。此時李德林和謝文東也意識到他們到了窮途末路,他們也想把白茹抓到手中保命,于是他們從暗道先人一步趕到牢房。就在他們抓住白茹準備離開時,蝴蝶迷攔住他們。

第64集

此時紅旗插上大鍋盔總部,戰士們慶祝勝利的歡呼聲響徹云霄,田副司令被勝利的氣氛感染也非常激動。田副司令跑過去緊緊摟住女兒。少劍波和小分隊所有隊員都愣住了,田副司令正式把女兒白茹的身份介紹給大家。晚上星空下少劍波深情地拉著白茹的手,深情對視對方,他們甜蜜蜜地珍惜著相聚的時光。少劍波決定一起回家。夾皮溝老百姓歡天喜地喜氣洋洋地為姜青山和李三妹舉辦了婚禮。全村老少爺們鑼鼓喧天扭起了歡快的秧歌,大家發自內心地感謝共產黨為他們創造的幸福安寧的生活,他們自發地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

掃一掃,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